【環球時報綜合報道】西方主導的世行和IMF遭詬病已久。倫敦復興資本公司的新興市場經濟學家查爾斯·羅伯特森對美國《商業周刊》說,金磚國家每年的產出加在一起達到16萬億美元,超過歐元區。這幾個國家的人口加起來占全球總人口的43%。然而,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領導人沒有一個來自新興經濟體。金磚國家的抱怨很合理,美國和歐洲把持著國際金融機構。
  據印度livemint”網站16日報道,世界銀行由188個國家註資2232億美元。美國是最大股東,占比16%。中國是第三大股東,為世行註資128.6億美元。現在中國給金磚銀行註資100億美元,比中國給世界銀行的註資少不了多少。金磚銀行註資在各成員國之間分攤,因此俄羅斯、印度、巴西和南非對金磚銀行的註資將超過其對世行的註資。美國及其盟友要猜測金磚國家是否今後會停止註資世行和IMF了。彭博社稱,如果二戰後的金融體系不快速變革就要被人拋棄,這個威脅是現實存在的。西方要想讓福山的“歷史終結”理想願景還能繼續保持的話,就必須適應新興大國的訴求。
  除了擔憂,藉機挑撥金磚國家之間關係的媒體不少。日本TBS電視臺稱,金磚國家其實抱有各自不同的目的:俄羅斯是想打破歐美等國家對其的製裁和孤立,所以和中國等結盟;南非是為了獲得中國更多支援;印度並不打算和G7國家意見相左,相反對於和美國、日本的關係很重視,中印之間也有邊境衝突問題沒有得到根本解決;巴西是南美洲國家,南美受到美國的影響很深。金磚國家並不是真正高度團結。路透社16日以“金磚成功的最大挑戰?中國老大哥”為題說,金磚國家之間的經濟和政治存在巨大差異,他們面臨著遏制中國控制金磚銀行的挑戰。文章援引美國約翰·霍普金斯大學政治學教授羅伊特的話說:“若是不能掌握大部分影響力,中國人不會參加這些機構的。”韓國《文化日報》16日稱,在以美國為中心的國際金融領域以中國為中心成立首個新機構,本身就意義重大。隨著人民幣國際化不斷推進,加上中國政府積極推動成立以本國為中心的國際金融機構,中國正對現有金融秩序展開正面挑戰。
  金磚國家內部也有雜音。印度《德乾先驅報》說,金磚銀行首期註資由5個成員國平均分攤,這一點是印方著重強調的,目的是避免金磚銀行被某一個成員國所主導,這是印度一項重大外交勝利。印度《商業時報》稱,直到最後一分鐘,中印之間才達成協議。如果金磚國家無法就總部地點達成一致,那將成為一件尷尬事。
  日本《外交學者》16日說,幸運的是,金磚成員國都認為,創建替代西方主導的政治和金融體制是金磚國家共同的目標。巴西聖保羅蓋圖羅·瓦格斯基金會教授斯圖恩克爾同日對路透社說,讓金磚銀行看起來不像是“中國占據統治地位的銀行”符合中國利益,有利於金磚銀行對多個項目提供資金。“金磚銀行是將中國信貸非政治化的渠道。”【環球時報駐外記者 王海林 王剛 李珍 青木 楊明 甄翔 玉鵬 伊文】
(編輯:SN067)
創作者介紹

臨時紋身

yc91ycct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